先知傳遞資訊的方法

Forums: 

先知的資訊以不同的方法傳遞開去,所說的話語固然可以包括許多不同類型的文體(如勸勉、控訴、辯論、譏諷、比喻、箴言、哀歌等),另外更可有不少具象徵意義的「先知性行動」。這些行動可分為三

大類:

 1 先知「表演」一些異常的行動,例如王上11:29-40; 20:1-6; 27-28; 4-5章等。

 2 給兒女起奇異的名字,例如賽8:1-44; 1章。

 3 同樣是作出一些奇異的行為,但直接與先知的私人生活連在一起,例如耶利米先知被神禁止娶妻及生兒育女(耶16:1-4 以西結先知眼見妻子忽然死去,而不能為她舉喪(結24:15-24),以及何西阿先知要娶淫婦為妻等。

 

有學者稱這些舉動為「象徵式的魔法」,認為以色列人跟許多古代民族一樣,相信只要象徵式地表現心目中希望神明為他們做的事,就可以逼使這些神明為他們效勞,類似東方人將仇人名字寫在草人上,再拿針剌草人胸前,意圖引致仇人心痛的巫術。但在先知書的記載中,我們完全找不到這種魔法的跡象:先知們作出這些行動,均是耶和華所吩咐的,而不是他們自己主動做的;況且,這些行動往往是要向先知自己的國家宣佈審判,他們實在沒有理由要採用魔法逼使神審判自己的家。

 

事實上,正如今日的視聽教材一樣,這些象徵性的行動是要吸引群眾的注意力(參結24:19   並加深他們的印象。不過,它們的作用並不止於此,在希伯來文中,「話語」和「行動」(或「所做的」)是同一個字,先知的宣講固是神的「話語」,但先知的行動同樣是神的「話語」,有著同樣的權威,同樣會實現(參結5:13)。 換句話說,先知的行動同樣是神啟示的途徑,要告訴旁觀的人,神藉先知的行動所預告的事必定會實現。

 

此外,這些「先知性的動」可能有另一層的作用:激發先知和聽眾的感情。當一班被擄的猶太人看見以西結的愛妻(24:18)忽然去世  他卻不能悲哀哭泣,甚至不能盡最後的義務為她舉喪之時,大概會更容易體會神所預言的、耶路撒冷陷落百姓所經歷的悲痛。一件實際發生的事例比單單幾句話更具感染力。同樣,對何西阿先知說,妻子的不忠,自然引起他內心許多的衝突,但這卻能讓他淺嘗神內心同樣的衝突,以致神一方面要審判不忠子民,另一方面卻仍然對她充滿憐愛的矛盾感受,能躍然於他的宣講中。

 

除了口傳與象徵的行動外,先知傳遞神資訊的方法當然也牽涉「寫」的層面,包括寫信給遠方的君王(代下21:12-15), 被擄外地的百姓(耶29:1-32),寫出象徵行動的意義(賽8:1-2),  記下自己歷來口傳的信息(耶30:1)等。另一方面,筆錄下來的資訊又可作為口傳的基礎(如耶36:1-2, 4, 10),並供後世閱讀和引證(但9:1-2; 2:2-3

 

總括來說,在神的吩咐下,先知透過不同的途徑和多種媒介傳出神的資訊,給我們看見先知的忠心。也讓我們知道神啟示的豐富與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