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示錄時間架構上的疑難

Forums: 

啟示錄一書有幾處提到書中異象的時間性,最明顯的是1:19 按和合本和新譯本的譯法,這裡牽涉「所看見的」(過去式時態)、「現在的事」、「將來的事」三方面。另一譯是將「現在的事」和「將來的事」納入「所看見的」之列(見現代譯本)。無論怎樣,這經文表明本書的內容涉及作者當代和以後的事。同樣 4:1 也表明作者要記下他以後的事。

 

可是,我們怎樣可以斷定啟示錄那些部分是論作者當代的事,那些是以後的事?況且,4-22章若對作者而言是將來的事(見4:1),對今日信徒是歷史,還是尚未實現?若是後者,是會在歷史上實現,還是待主再來才實現?以上這些問題,委實難以解答,因此才有過去派、曆史派、未來派、靈意派的出現(見本書簡介「主題特色」)。不過,籠統來說 福音派學者多同意啟19:11-21; 20:7-22:21所記的事要待末日才應驗。

 

另一個有關時間的線索是在本書出現數次的「此後」(4:1; 7:1; 18:1;19:1)。 不過這詞很可能主要是指作者看異象的先次序(即邏輯上的先後),而不是所預言之事的時間先後。

 

上述這些問題在解釋七印、七號、七碗的相互關係更形複雜。一方面,有跡象顯示這三系列在實現時也是順著時間先後的次序(下稱循序實現):

 

 1 三系列的災禍愈後愈嚴重的(第七印之災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七號之災通常危及地上各物的三分之一,七碗則聲明是神傾盡怒氣的末了之災)。似乎神忍耐的給人悔改機會,不立刻以極刑審判世人,可惜人面對起初災禍的警告,仍頑梗不肯悔改(見9:20-21; 16:9, 11, 21)。

 

 2 較後的系列往往假設前面系列已經實現,例如第五號之災暗示六、七印之間選民受印的一幕已完成 (比較9:47:1-8), 樣首碗之災假設世人已受了獸的印記(比較16:2 13:16-18。七號似乎緊接七印發生(見8:1-2   或與第七印不能分割。由以上幾點看來,4-16章內的審判似有循序實現的可能。

 

另一方面,經文也能暗示各系列的結尾是同期實現的,或許都是主再來的前奏。換句話說,這三系列災禍的實現時間可能是重疊的(下稱重疊實現):

 

 1 各系列之後大致都有雷、電、大聲、地震,且都與天上的聖殿或祭壇有關。

 2 六、七印之間與六、七號之間的「插曲」,可能也暗示這二系列的最後一員不是緊接上面的環節實現,而是有待較後之時。至於第七碗之災,則是連接前六碗而發出的。

 3 (第六印的時間似乎是在第四號之後,又似是世界終局之兆(除非地上居民反應過敏),可能表示主馬上會降臨(6:12-17;比較16:20; 參太24:29-30災難之後的現象 )。 換句話說,第七印的寂靜在異象的層次上雖是七號的序曲,但實際上卻也能標志著主的降臨。

 4 第七號很可能意味主馬上降臨,而不是預告在七碗災後才實現,相距遙遠的事情(見11:15-19; 10:6-7)。 還有,六、七號之間 使徒約翰針對多民多國多王的預言(10:11 很可能就12-16章, 其中包括七碗災的資訊 如此,第七印在時間上可能是繼頭六碗災之後發生,並與第七印,第七碗同時期。

 5 七碗災被稱為末了的災(15:1),第六碗形容眾王齊集預備哈米吉多頓之役,第七碗之災表示巴比倫的淪亡 (細節記於17-18 此事的回應記於19:1-10), 因此緊接著第七碗災的是主再來傾覆列國的情景(19:11-21)。 由上述點看來,三系列之災可能都引出主再來的結局,故有重疊實現的可能。

 

正因這些錯綜複複雜的線索,學者對啟示錄的架構有不同解釋,有認為全書應純粹從「循序實現」來理解(於是將支持「重疊實現」的線索另行解釋),有認為啟示錄應純粹從「重疊實現」來理解(如將全書分為七迴圈、二迴圈等)。目前歐美福音派學者較多接受大體上循序實現(除了插曲性的異象與背景,見「本書大綱」),但認為第六、七印、第七號、第七碗是重疊實現的。

 

啟示錄一書多次描述天上情景人物被接上天的事(如4:1; 7:9-13; 11:12; 12:5; 14:1-5),因此當解經家試圖將這些事與新約聖經別處提到的信徒被提 (如帖前4:17; 帖後2:1 拉上關係時,便產生了不同的意見(參經文注釋)。同樣,學者在解釋千禧年與主再來的關係時也是意見紛紜(見20:1-6注)。

 

由於解經家對啟示錄的解釋參差不一,我們或許不應墨守一套見解而視別派為洪水猛獸,而是要新約其他經卷的亮光下檢定各種解釋的得失。羅拔 孟斯說得好:「作者若要寫下末後日子的準確進程,他無疑會表明清楚。他若要我們明瞭那三個標有號碼之災(其他無號碼的災更不用說了)是彌賽亞產難的三重平行描繪,他可以使它們更為一致。有時候,他急不及待的敘述永恆的情況,為要以前面永生福樂的景象鼓勵已蒙救贖的信徒。別的時候,他返到過往歷史,為要解釋現今教會所遭受的敵視之最終來源。作者為要保證罪惡最終的消滅,跟隨羔羊者的得勝,毫不受時間和空間的拘束,揮灑自如。啟示錄就像一幅廣大的畫布,先知約翰在上毫無掣肘地繪出了神的得勝、邪惡的潰敗。」[譯自 Robert  H. Mounce,  The  Book  of  Revelation,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  Tament W.B.  Eerdmans Publishing  Co., 1977]


參考網站:

http://www.jonahome.net/files03/shengjing1/jl1-14/2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