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傳

使徒行傳簡介

Submitted by mikelee on 週五, 2022/08/26 - 11:42
討論區

寫作背景

 

根據徒1:1, 本書的對象與路加福音的相同(參路1:1),而二書在寫作風格、文法、字彙上極相似,因此兩卷書的作者極可能同是路加(參路加福音簡介「寫作背景」)。書中有些段落以「我們」第一人稱來描述,見16:10-17; 20:5-15; 21:1-18; 27:1-28:16;這些顯示本書作者曾與保羅一同參與宣教工作,並且陪同保羅一起往羅馬向該撒上訴。

本書所記載的事情,如猶太人對教會的迫害、耶路撒冷的饑荒、羅馬政府對教會的寬容等,主要在主後六十年代之前發生,於本書結尾時保羅仍能自由地傳揚福音(見28:31) ; 此外,全書絕口不提主後六十年代中葉尼祿皇帝逼迫基督徒與保羅殉道的事,也沒有提及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被毀一事。根據以上跡象,有些學者以為本書寫於主後六十至六十四年之間。另一方面,本書之有上述現象,也可能是因為作者原本打算撰寫續集,或別有原因,所以本書的寫作日期不能絕對確定(另參路加福音簡介「寫作背景」一項)。

使徒行傳內的講章

Submitted by mikelee on 週五, 2022/08/26 - 10:44
討論區

使徒行傳記載了不少講章,有向猶太人傳講的,有向外邦人宣講的(14章; 17章);有為自辯的(如7章; 22章; 26章);更有以信徒為對像的(徒1章; 20章)。這些講章固然是作者路加的撮錄,但顯然十分適合當時的場合,例如對猶太人宣講福音之時,保羅(13章)和彼得(如2章 ) 的信息都大量援引舊約的經文,另簡述耶穌生平,表明 就是先知所預言的彌賽亞,但當保羅面對外邦人時,則訴諸自然界的啟示,呼籲聽眾離棄偶像歸向真神,相信神所設立的救主耶穌。此外,書中的講章都洋溢著講者的獨特風格,保羅「因信稱義」的論點(13:38)和自我的剖白(20:18-35),便是最好的例子。

 

參考網址:http://book.goodjob.tw/shengjing1/jl1-14/24.htm

哥尼流的信主

Submitted by mikelee on 週五, 2022/08/26 - 10:44
討論區

哥尼流的信主是劃時代的大事,難怪使徒行傳三次提及這事──10章; 11:1-18; 15:6-10。

 第一次是作者路加對整件事的記載,

 第二、三次則為彼得本人的引述。

對第一世紀的猶太基督徒來說,哥尼流信主的經過至少牽涉兩個問題:

 1 身為猶太人的彼得竟進了外邦人哥尼流的家並與他們相交,這是否違背神的旨意?

 2 諸如哥尼流等外邦人雖願相信基督耶穌,但須否受割禮、守摩西律法,才能成為神的子民?

 頭一個問題浮現於徒11:1-14, 而彼得的答案是 : 他和六位弟兄之所以進入哥尼流的家,完全是出於神的引導(異象、聖靈的聲音、天使的的話)。

第二個問題於徒11:15-18隱約可見,在15:6-10更是討論的焦點。 彼得的答案清楚有力:哥尼流與家人聽道後即有聖靈降下的現象,可見神已悅納他們的信心,又賜聖靈作見證,如同對待猶太信徒一樣;因此,教會不應要求他們受割禮,守摩西律法,將人為的重擔加諸外邦信徒身上。

毫無疑問的,若沒有哥尼流的例證,使徒的大公會議很可能會有不同的結果,而教會的歷史更要改變了。

保羅信主的經歷

Submitted by mikelee on 週五, 2022/08/26 - 10:43
討論區

保羅的悔改是教會歷史上重大的事件,他本人固然在書信中再三提到自己戲劇化的轉變(參林前15:8-10; 加1:13-16; 腓3:5-7; 提前1:15-16),使徒行傳的作者更用了不少篇幅,先後三次的記述這件事的始末:

 第一次(9:1-19)是以第三者手筆記載,

 第二次(22:3-21)為保羅對耶路撒冷群眾的自白,

 第三次(26:9-20)則為保羅向亞基帕王的申訴。

我們若比較使徒行傳三段記載,便會察覺它們字眼上和內容上偶有差異的情形;然而仔細研讀之下不難發現它們亙相協調、亙為補充,而且各有重點,十分配合該場合的需要。

以下簡單討論:

    1 首先 , 第9章詳述主在異象中與亞拿尼亞的對話,其後情形卻從略。但第22章略去亞拿尼亞的異,卻較詳細地記述他對保羅說的話,以及主在耶路撒冷差遺保羅往外邦人中傳道的經過。

            至於第26章則將整件事濃縮了,把亞拿尼亞的話、主在耶路撒冷的使命,籠統歸入主的吩咐一段。由此看,首段的重點在說明亞拿尼亞對保羅身份的懷疑,與主自己的保證。

司提反與先知阿摩司的話

Submitted by mikelee on 週五, 2022/08/26 - 10:43
討論區

本章42-43節大致引自七十士希臘譯本的摩5:25-27 , 但「遷到巴比倫外去」這句則出自司提反本人(七十士譯本作「遷到大馬色外去」)。 

按七十士譯本對摩5:25-27的翻譯,以色列人四十年間在曠野雖有向耶和華獻祭,但他們當時已有膜拜外邦偶像的行為,所以神並不悅納他們的祭物。不單這樣,以色列民拜偶像的作風始終不改,世代如是,以致神最終要懲罰他們,將他們流徙外地。

 

 參考網址:http://book.goodjob.tw/shengjing1/jl1-14/21.htm